征战戛纳却颗粒无收,Netflix为何不受法国待见?

2017-06-05 10:03:15 来源: 新浪网 热度:
 
第70届戛纳电影节落幕了,毫无意外地,《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两部电影颗粒无收。
 
这是两部早在电影节开始之前就被判了“死刑”的竞赛片——
 
今年4月的官方选片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们注意到这两部电影的出品方是流媒体平台Netflix,当场便提出质疑;
 
次日法国院线联盟也向组委会施加压力,抗议这两部影片没有满足在法国公映的要求;
 
电影节开始,评委会主席佩德罗·阿莫多瓦也在评委见面会上公开表示:“我个人认为不该把金棕榈颁给一部在大银幕上看不到的电影。”作为评委会主席,在评奖还没开始就作出这样的导向,这一刀补得也是够狠。
 
今年戛纳评委会针对Netflix发表了诸多不同意见
 
在随后的展映过程中,《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片头Netflix公司的LOGO一出来,便招致了不少嘘声。《玉子》的首映场还罕见出现了电影开始十多分钟,银幕仍被遮住三分之二的严重放映事故,嘘声也跟着持续了十多分钟,这在戛纳影史上堪称绝无仅有,似乎冥冥中更注定了《玉子》放映被载入戛纳丑闻录的命运。
 
重重压力之下,戛纳组委会只好出台了一条新规定:从明年开始,所有竞赛片都必须满足在法国院线上映的条件。
 
为何Netflix在法国如此“招黑”?
 
法国对一部电影在各个平台的露出有着严格的时间限定:自电影在影院上映起,4个月后才可以登录视频点播平台,10个月后到达有线电视,22个月后到达有线电视,36个月后才能出现在流媒体平台。Netflix本属于这一链条的末端,但此次将两部电影直接送入戛纳展映,等于跳过了中间的所有环节,因此引起了各方,尤其是实体院线的不满。这在奉行“文化例外”保护政策的法国,无疑会触动许多文化保守派的神经。
 
所以这场Netflix风波,说到底是两种文化价值观的冲突,是日益壮大的流媒体平台对传统媒介的一次挑战。Netflix究竟会对传统制片发行行业产生哪些冲击?它会改写未来电影产业的格局吗?它的崛起会对作为观众的我们带来哪些生活方式上的改变?
 
为何如此抵触Netflix,它究竟做错了什么?
 
传统制片发行模式遭遇流媒体冲击
 
为何评委会主席、法国院线及部分电影从业者如此抵触Netflix的加入?话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股“恨意”究竟从何而来?
 
我们联系到连续多年参加戛纳电影节的知名策展人谢萌,谢萌向我们表示,多伦多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很早就有了剧集单元,去年威尼斯电影节也展映了裘德·洛主演的迷你剧,而戛纳电影节直到今年才第一次将两部大师经典剧集纳入展映,可以说戛纳在电影形式问题上还是比较保守的,非常尊重传统电影形态。
 
戛纳是一个特别注重观影仪式感的地方,连红毯都每天都要换新,很多守旧派人士难以接受一部没有在院线上映过的网络电影入围主竞赛、角逐金棕榈,比如阿莫多瓦。
 
“更主要的原因是,一部电影在院线上映和网络上线之间有一个保护期,每个国家对保护期长短的要求都不太一样。法国的保护期特别长,达三年之久,为了保护院线经营者的利益。”谢萌说。
 
在新浪驻欧洲记者刘敏对驻法影评人Lisa的采访中,Lisa还提到另一个原因:法国国家影视中心CNC下独特的电影体制,决定了所有在院线上映的大片,票房收入都会有一定比例以电影税形式上缴,对于好莱坞大片,这个税率还要高。所有这些收入,会再用到国家对艺术电影的扶持上。
 
而在美国这一点根本不存在,没有扶持艺术创新的电影专项税,没有政府干预,所有的电影和院线发展都是依据绝对商业规律来经营。因此,Netflix在美国并未引起院线方的强烈抵制,评委之一的美国演员威尔·史密斯也表示在Netflix和电影院看电影并不会产生冲突,此次戛纳引起的争议基本仅限于法国语境下。 
 
除去法国院线的利益不论,这场针对Netflix的争议倒是揭开了另一个更深层的话题:Netflix所代表的流媒体平台及其网络发行模式对传统电影制片发行等一整套体系的冲击。恐怕这才是在戛纳和法国之外,更值得全世界电影从业者关注的话题。
 
去年Amazon和Netflix各自斥巨资从圣丹斯电影节上购买了5部电影,其中包括后来在奥斯卡获奖的《海边的曼彻斯特》《推销员》等,这一轮悄悄占领高地的举动一度令美国业界震惊。
 
有媒体尖锐认为,这些流媒体公司会“埋葬”这些好电影,也会对整个产业链带来损害,因为它们省略了传统的中间发行、广告营销、口碑引导、电影票结算等环节。例如对许多传统电影公司而言,在一部电影的总成本支出里,广告制作费经常仅低于影片制作费用。如果将来部分电影的制片、发行、放映都被视频平台整合到一起,恐怕一些专业广告公司就要面临生存压力了。
 
 
《海边的曼彻斯特》让亚马逊成为第一家获得奥斯卡小金人的互联网公司
 
这些欧美动向也让国内传统电影行业嗅到了危机的苗头。
 
“很可怕,现在网络电影的营收能力已经不亚于院线电影了”,某传统电影公司负责人W向我们表示,“甚至可以大胆假设一下,十几年几十年之后,真的还会有人去电影院看电影吗?得是什么样的电影,才能再次把观众吸引到电影院去看?现在观影设备越来越高级和多样,在家用投影就能看网络上的高清电影,或者更好玩的,戴上VR设备,那为什么还要专门去趟电影院?”
 
统计显示,截止到2016年6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已经突破5亿。也就是说,近四成中国人已经具备了在视频网站上看电影的条件,传统电影公司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
 
为何一家视频网站非要自己拍电影?
 
不妨先来了解一下Netflix的运营模式
 
你可能知道Netflix是一家强势崛起的内容生产商,《纸牌屋》就是它的杰作。但其实,Netflix并非以此起家,而且今天Netflix对传统电影公司产生的冲击,已经不是它掀起的第一场产业革命了。
 
1997年,两位硅谷创业者创建了Netflix,起初它是一家视频租赁公司。比起传统的实体音像租赁店,影迷在Netflix上看电影不但价格低廉、超期不用交滞纳金,而且搜寻片库十分方便,还有智能推荐系统。十年后,Netflix的订阅用户数突破千万,而很多知名连锁音像店则在这十年里默默地倒闭了。
 
2007年,Netflix又受到Youtube等新崛起的视频网站的冲击,Netflix也相应转型为流媒体平台。与全球排名前十的其他视频网站都不同,Netflix独家开辟了付费模式,仅靠订阅用户积累,而不靠任何广告收益来获得盈利。那么问题来了:用户在Youtube、Hulu等视频网站上就能看到免费正版电影,凭什么会愿意花钱买你Netflix的会员呢?
 
答案很简单,我有你没有的,大家就只能跑到我这看。
 
对应到流媒体平台就是两种内容,一种是自制,另一种是独播,和其他竞争网站形成差异。自制和独播也解决了Netflix之前就面临的内容难题:上线时间拼不过资源积累深厚的老牌电视台,想早一点上线版权费又会被抬得死贵,Netflix作为内容链条的末端,没有话语权和议价能力。
 
于是Netflix从2012年起再次调整定位,开始和一些第三方制作公司合作开发原创内容,在这个过程里,Netflix本身也在不断吸引创作人才加盟,越来越像个制作公司了。
 
以下游为起点向上游跻身,这是各种渠道和平台共同的努力方向。比如美国的Showtime、HBO、AMC这些有线电视台、电视网早就开始了内容制作,ABC、CBS、NBC、FOX背后也都有大的内容制造商,大家都在拼命往全产业链布局。
 
为什么?
 
因为做内容需要钱,自己有渠道天然可以保证一定收益;而有了渠道,则更渴望拥有内容的决策权,同时也能获得更高分成。
 
Netflix也一样,开始下大力气拍摄剧集和电影,去年一年就砸进去60亿美金,今年预计要出品约50部作品,预算还会进一步增加。其中《纸牌屋》是Netflix通过分析用户喜好精确“组装”出来的一部自制剧,单集预算450万美元,卡司一流,制作精良,并且颠覆性地一口气将13集全部放出,成为现象级网剧。《纸牌屋》及其他几部大热剧令Netflix用户数和股价飞涨,市场占有率一举超越了老牌有线电视台HBO。Netflix首席执行官曾野心勃勃地说:“我们的目标是在HBO变成Netflix之前,我们先变成HBO!”
 
 
《纸牌屋》的大获成功,令Netflix一炮而红
 
Netflix挤垮了音像店,盖过了电视台,下一步自然而然就是要去电影界分一杯羹了。毕竟作为会员用户,总想看到更多的电视剧、电影、综艺节目等等,选择多多益善。而Netflix在奠定行业地位之后,也会越来越容易吸引到好的创作者,比如马丁·斯科塞斯和奉俊昊这样的电影大咖,起码拍网剧不再被大家先入为主地看作不入流的事儿了。
 
Netflix的天生优势真的比不了:流媒体壮大,对你是不是一件好事?
 
“在美国现有制片体系下,带有一定作者属性、同时又有一定商业性的电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被放弃的。比如今年戛纳主竞赛托德·海因斯的新片,如果是放到传统大制片厂,他这个项目不一定能通得过,就算通过了可能也不会给导演那么大的发挥空间。”策展人谢萌说。
 
刚刚获得今年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最佳影片奖的华人女导演赵婷也告诉小浪,现在在美国,独立厂牌已日渐式微,所以要么拍大制片厂的大制作电影,要么拍小成本独立电影,前者有钱,后者有自由,各有各的生存体系。而中间成本的电影就比较难办了,方方面面都受限,关键是不一定能收得回成本。
 
近两年Amazon和Netflix的崛起,令这一局面好转了许多。
 
所以如果哪天李安宣布要执导一部视频网站出品的电影,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上面说的是Netflix对创作者的好处,钱和自由,鱼与熊掌,更容易兼得。
 
其实Netflix对于电影制作、发行的便利不仅于此,比如它可以轻松连接国内外制作、发行资源,拉长一部电影的生命周期(不会像在电影院那样匆匆上映几天就消失了);以前发行一部电影要做拷贝,拷贝要雇人送到各地影院,影院要花钱维持运营,一系列成本都很高,数字化只降低了一部分环节的成本。而现在通过网络平台发行一部电影,不需要做拷贝,不需要铺硬广,不需要中间商,连电影院都省了。
 
那么有些电影院是不是要倒闭?这回我们要说,恐怕是的。所以戛纳接纳Netflix的片子后,法国院线们第一个站出来表示不高兴。
 
Netflix早在视频租赁时代就开始研发智能推荐系统,如今已经是将大数据反作用于内容生产做得最神的公司之一。比如上面提到的《纸牌屋》,就是Netflix经过数据分析发现用户最喜欢的导演是大卫·芬奇,最欣赏的男演员是凯文·史派西等等,然后将这些最受欢迎元素组合而成的一部作品。
 
有统计显示,每天Netflix上的用户将产生3000多万个行为,包括点击、暂停、回放等,以及300多万次的搜索请求,计算机可以通过这些数据精确分析出用户最关心什么题材,最喜欢哪个演员,对哪个镜头对念念不忘等等,可谓对每名用户的口味都了如指掌,想想真是可怕。
 
那么将来很可能就出现这种情况,比如一个热门IP要拍成电影,大多数粉丝心里都希望某鲜肉和某花旦搭档,没想到最后就成了真。那么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可能每个人见仁见智。
 
在Netflix这么多天生优势面前,传统公司真的比不了。非要列举出院线发行的一点优势的话,恐怕也只剩“仪式感”这一条了。那么,对于看电影方式的改变,我们应该怀抱怎样的心态呢?
 
 
iPod带给音乐产业巨变,接下来该轮到电影了?
 
“这个就像音乐,一开始我们也是去音乐厅坐在一起听音乐,后来发明了唱盘,再后来有了卡带、CD、MP3,现在都是数字音乐,收听方式在不断变化。但你说我们现在听的就不是音乐了吗?它依然是音乐。我们看电影的方式可能也面临着改变,但好电影依然是好电影。”策展人谢萌说。
 
“狼来了”忧患目前中国还没有
 
目前中国还没出现Netflix这样占据绝对市场份额的流媒体巨头,网络视频公司出品的电影也基本只在自己网站上播放,尚未对传统院线片形成明显威胁。而从经营模式上看,或许爱奇艺参考了Netflix的一部分发展策略。
 
2011年,爱奇艺开始尝试广告之外的付费业务;2014年起,爱奇艺在独播和自制方面明显发力。2016年6月,爱奇艺成为中国首个付费会员超过 2000 万的视频网站。付费用户越多,网站就有越多资本投入到制作中,就越有可能诞生出高品质作品,就会越巩固网站的品牌和地位,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爱奇艺已经与香港导演王晶签署多部作品的合作协议,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导演尝试与视频网站合作拍电影。
 
对目前的中国电影市场来说,市场空间仍然很大,网络视频平台加入制作未必是坏事。“网络可以进一步让片方获得更大收益,中国网络视频付费市场的快速发展,不仅为片方提供了更多元的收入模式和延长收益周期,也有效挤压了盗版的生存空间,让片方的收益结构更多元和健康,用户能获得多元且优质的观看选择”,某相关领域资深从业者对小浪表示。
 
“网络和传统院线在当前中国应该是合作共荣关系,网络这种形态催生出网络大电影这个全新的市场,增加了电影在题材上的创新可能性,于各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而在另一位制片人眼中看来,网络院线和实体院线共存的局面可以让不同类型的电影找到各自最合适的平台,同时也对院线电影的视听品质提出了更高要求。全家人周末一起去电影院看爆米花大片以及,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安静地在平板电脑上看流媒体视频,两者并不冲突。
 
随着网络视频平台制作的电影分类更加明确,就会诞生出新的行业规律和相关管理条例。比如视频网站可以圈出一部分大导演、大制作的电影,使之达到4K电影院放映水准,并且和实体院线在逐渐磨合的过程中形成相对平衡的关系。
 
该制片人还表示:“最近谷歌、苹果、英特尔、Twitter都宣布了投拍互联网剧集的计划,网络公司纷纷加盟电影业,这和互联网天然具备连接属性有关,并不奇怪。或许将来这批公司都有了一定的制作实力,那时候它们再共同对传统公司形成一定压力,就会有更多平等对话和合作的可能。在这个时代,各行各业都在互联网化,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作为传统行业只能学会主动适应,在融合中寻找下一个风口。”
 

责任编辑:王超奇